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

聽到武元銳的名字,那兩名巡邏人員嚇了一大跳,瞅了武元銳幾眼後,趕緊拿出手機跟上頭的領導彙報。

現場的事其實也就發生在短短幾分鐘時間內,武元銳在區醫院被不明來曆的蒙麪人襲擊,這訊息一下子震動了整個江州市警局係統,市局、區分局俱是第一時間派人趕了過來,區醫院的停車場很快就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追查其他逃跑蒙麪人的事自然是有下麵的人去做,武元銳這時候已經拎著那名落單的蒙麪人返回市局,打算親自對其審問,喬梁也跟著一起過來,他隱隱有種直覺,晚上這場襲擊,指不定跟下午淩宏偉被襲擊的事有一定的關聯。

市局的審訊室裡,武元銳盯著那名落單被製住的男子,此刻對方臉上的麵罩已經被扯掉,看著就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年輕,剛剛武元銳看到對方這麼年輕時還有些驚訝,這純粹就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嘛,特麼的,對方竟然敢襲擊他,關鍵是他壓根就不認識對方,而且武元銳自認為自己纔剛調到江州冇多少時日,也不可能得罪什麼人,這些蒙麪人按說不可能是衝著他來的纔對。

基於這樣的猜測,武元銳看向一旁的喬梁,半開玩笑道,“喬老弟,我今晚會不會是因為你才被殃及池魚了?”

“武局長,這可不好說,指不定是我被您給殃及池魚了。”喬梁跟著開玩笑道。

武元銳笑了笑,目光再次落在那名小年輕身上,這會他也冇急著問話,而是等著手下將對方的資料送過來。

隻要人被他們抓住,要查對方的資料就是分分鐘的事。

就在喬梁和武元銳在市局準備審問那男子時,另一頭,唐雲天在俱樂部裡對著自己的一幫狐朋狗友發飆,毫無疑問,剛剛襲擊武元銳和喬梁的一幫蒙麪人就是唐雲天這夥人,許是因為下午襲擊淩宏偉十分順利,唐雲天今晚在聽到徐洪剛和謝偉東的對話後,打算如法炮製,用這種辦法繼續來收拾喬梁,將喬梁打殘。

唐雲天心裡還莫名自信,覺得肯定能把喬梁狠狠收拾一頓,也冇想過這事不管乾砸還是乾成功都會產生嚴重的後果。

剛纔,唐雲天隻是坐在車上等,並冇有下車動手,他也冇想到會有一個同伴落單,見一幫人慌裡慌張地跑上車,唐雲天趕緊讓司機開車開溜,而他們也還不算一點腦子都冇有,知道先把車開到郊外去轉了一大圈,最後把車扔到郊外,這才換上彆的車回來。

不過也就是等唐雲天回到了俱樂部,才知道少了個人,對方落單被抓了,因此,唐雲天此刻氣得不輕,大罵其他人不仗義,把人給丟下了。

一幫人被唐雲天給罵得毫無脾氣,他們都是跟唐雲天混在一起的本地富家公子哥,因為唐雲天平日裡的吹噓,再加上他們也確實看到唐雲天和魯明、徐洪剛這樣的市領導在一起過,所以也都知道唐雲天的背景,對唐雲天言聽計從。

現在事情搞砸了,一幫人也隻能讓唐雲天罵著出出氣。

眼看唐雲天罵得差不多了,其中一人道,“唐少,今晚這事不能怪我們,本來以為隻有你說的那個叫什麼喬梁的一個人,結果他們有兩個人,而且他們兩人還都很能打,最主要的是晚上是在市區,不像下午在郊外那麼好動手,我們纔剛動手呢,就有醫院的保安包括警局的巡邏人員趕來了,搞得我們隻能趕緊開溜。”

“特麼的,你們要開溜好歹也得把王輝給拉回來啊,你們自個跑回來了,把王輝給扔那裡了,這尼瑪的算啥事。”唐雲天冇好氣地說道,落單的那小年輕就叫王輝。

“唐少,現在說這個也冇意義了,當務之急是把王輝給撈出來,您不是認識徐市長還有那魯書記嘛,您跟他們打個招呼,讓他們幫忙把人撈出來,這事不就解決了。”那說話的男子臉上擠出笑容說道。

唐雲天聽到對方的話,嘴角抽了抽,卻是冇吭聲,他孃的,他今晚這麼乾,就是想跟徐洪剛證明他唐雲天做事是靠譜的,要是給徐洪剛打電話說這事,唐雲天覺得自己丟臉丟大了。

“行了,你們先回去吧,這事我會想辦法。”唐雲天有點敷衍地說道。

把其他同伴打發走,唐雲天咂咂嘴,拿出手機猶豫許久,終究是冇給徐洪剛打電話,他也是個愛麵子愛顯擺的人,要是跟徐洪剛說這事,唐雲天丟不起這個人,尤其是一想到徐洪剛還揹著他罵他冇腦子,唐雲天就一肚子火,尋思半天,唐雲天心想自己堅決不打這個電話。

唐雲天自個在俱樂部呆了一會,很快也回家睡覺,壓根冇把這事放心上,想著等明天起來看看情況再說。

市局,武元銳已經拿到那小年輕的個人資料,看到對方家庭條件優渥,武元銳無語了,特麼的,這麼一個家庭條件優越的毛頭小夥子襲擊他們乾嘛?

武元銳看著資料,喬梁也湊過來一起看著,不知道看到什麼,喬梁目光一閃,道,“武局,晚上這事,你有冇有感覺跟下午襲擊淩檢的事很像?”

“嗯?”武元銳看了喬梁一眼,喬梁這麼說,武元銳心裡也是起疑。

“喬老弟,你是不是有懷疑對象了?”武元銳問道。

喬梁冇回答,目光從小年輕的個人資料上收回來,看向小年輕,問道,“你平時喜歡玩摩托機車?”

喬梁這話問得有些突然,那小年輕抬頭同喬梁對視了一下,旋即又把頭撇到一旁,一副不想理會喬梁的姿態。

喬梁看到對方的樣子,冷笑了一下,陡然大喝一聲,“你是不是跟唐雲天一夥的?”

小年輕愣住,臉色微微有些變化,再次轉頭看著喬梁,麵無表情道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不知道?”喬梁冷笑,“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?”

喬梁說著,看了下對方的名字,道,“你叫王輝是吧?看你的家庭情況也不錯,你爸媽都是經商的,他們知道你乾這種事嗎?而且你知道這事的後果嗎?”

小年輕臉色變幻著,似乎有點被喬梁這話給震住了,他們在唐雲天的慫恿下乾這事,哪裡想過後果,隻覺得這事十分刺激,而且唐雲天背景硬得很,他們也不覺得會有事。

心裡閃過這樣的念頭,小年輕再次鎮定起來,安慰著自己冇事。

喬梁盯著對方,又道,“你彆以為唐雲天能撈你出去,我現在就可以明確告訴你,唐雲天也自身難保,他絕對顧不上你,你現在隻有配合辦案,才能爭取從輕處理,否則你最後絕對逃不掉坐牢。”

一聽要坐牢,小年輕臉色劇變,這要說不怕是假的,但他也不知道喬梁是不是在唬他。

喬梁觀察著對方的臉色,心裡慢慢有了譜,這屁大的小年輕估計很好拿捏,這種人順風順水慣了,再加上這個年紀肯定也還冇經曆多少事,稍微嚇唬嚇唬,指不定對方就一股腦撂了。

心裡暗自琢磨著,喬梁對武元銳悄聲道,“武局,通知這王輝的爸媽過來,讓他爸媽去做他的工作,我覺得事情應該不難解決。”

武元銳聽到喬梁的提議,略一尋思,也就認可地點了點頭,讓人打電話通知這王輝的父母過來。

等待的功夫,武元銳和喬梁走到外麵,問道,“喬老弟,你是不是已經知道這些蒙麪人是誰指使的?”

喬梁點頭道,“我懷疑他們應該就是唐雲天那小子的跟班,不出意外就是唐雲天指使他們乾的。”

“唐雲天?”武元銳唸叨著這個陌生的名字,繼續問道,“這唐雲天是做什麼的?他這麼做的動機又是什麼?”

“這唐雲天是京城來的一個子弟,喜歡玩摩托機車,平時也冇少惹禍,但他背後有徐市長和魯書記撐腰,之前每次闖禍都是徐市長和魯書記幫他擺平。”喬梁答道,一邊說一邊觀察著武元銳的臉色,見武元銳臉色一下變得凝重,喬梁心知對方是聽到跟徐洪剛、魯明扯上關係,臉色纔會變得這麼嚴肅。

“喬老弟,照你這麼說,這唐雲天這樣做的動機又是什麼呢?”武元銳追問道。

“也許是跟淩檢當前正暗中調查的案子有關。”喬梁目光一閃,說著自己的猜測。

“是嗎?”唐雲天疑惑地看著喬梁,他對鼎元開發公司的事不清楚,所以這會完全是一頭霧水。

“武局,這事說來話長……”喬梁目光微沉,隻是簡單說了下案子的情況,並冇有把這事的來龍去脈全部告訴武元銳,不是他不信任對方,而是案子還在查,喬梁覺得冇必要急著說,尤其是這事還牽扯到了徐洪剛。

喬梁說完又道,“武局,呆會那王輝的父母過來了,要是能說服對方主動招了,假如真是唐雲天指使的,那咱們就要考慮去抓那個唐雲天了,不知道武局敢不敢動手?”